稻盛和夫 《活法》

稻盛和夫 《活法》

稻盛和夫《幹法》

《歃血為誓》 ————《稻盛和夫自傳》節選

1958年(昭和三十三年)12月,我從鬆風工業辭職。第二天,我和特瓷科的須永朝子結婚了。

    住在公司的時候,我的桌子上總放個便當。和我平時簡單的午飯不同,這個便當裝滿了美味佳肴,讓我頗為感動。我總是一粒不剩地全部解決掉。開始我也沒有顧上調查是誰做的,就這樣每天享用著,後來才終於知道是朝子送來的。其實她當時也並非是對我有好感,隻是對我艱苦的生活感到同情罷了,盡管如此,我還是非常感激她的一片好意。

後來我就幹脆乘勢到她家裏吃飯,就那樣,我被她的美食俘獲,最後和朝子走到了一起。結婚儀式是在位於京都東山蹴上的市立設施內舉行的,婚宴隻有蛋糕、咖啡,非常簡樸。

我決定帶著新婚妻子回故鄉鹿兒島。我們先乘上了去九州的列車,途中突然想到這也相當於新婚旅行了,就順便去了趟大分縣的別府。記得當時我們在門司港的車站預約了別府的旅館,然後從別府車站打車去了山裏。第二天去了我小學修學旅行時去過的霧島。我明明記得隻要順著霧島神宮站前麵的岔路走,就有一家充滿鄉土氣息的溫泉旅社,可是任憑我們走斷雙腿也沒找到。想帶她去我記憶中的地方,可是願望落空,最後我們在火車站前麵的旅館住了下來。在別府和霧島住的這兩天,就算是我們簡單的新婚旅行了。

     朝子的父親須永長春(本名禹長春)畢業於東京大學農業實科,是一位植物育種專業的農學博士,也是京都瀧井種苗農場的場長。戰後,他回到生父的故國——韓國,重整萎靡不振的農業,被稱為“韓國近代農業之父”。我隻見過他一次,因為同是科研人員,所以我們談得非常盡興。

      接下來要說說新公司了。創辦公司的事情有了眉目之後的一個晚上,八位誌同道合的人聚在我的屋裏。他們是辭去鬆風的工作,和我一同創業的夥伴。有現任會長伊藤謙介、浜本昭市、德水秀雄、岡川健一、堂園保夫、畔川正勝以及青山政次先生。除了 56歲的青山先生,大家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。我當年27歲,其他也都是2l歲到25歲的年輕人。

大家發誓即使公司不能順利運行,就算是去職業安定所也好,怎麽著也好,一定要繼續支持我的技術開發。我也發誓,如果真有那一天,我會斷然遞交辭呈。盡管公司前途未卜,但朋友們還願意為我創辦公司而四處奔走,甚至有的年輕人還願意將自己的人生托付給我。

    為此,我難以抑製興奮的心情,大聲說道:“為了不忘記今日的激動,我們一起按血印起誓吧!”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們紛紛響應:“讚成!沒有異議!”岡川立刻寫好了誓詞,誓日:“我們團結一致,成就一番利國利民的事業,在此以血印為證。”我帶頭簽名,割破小拇指按了血印。

公司名為“京都陶瓷”。古都京都舉世聞名,新型陶瓷(特殊陶瓷)雖然還不被大眾所熟知,但富有一種現代感。公司職員總共28人。社長是首席股東——宮木電機的社長宮木男也,青山先生是專務董事,我是董事兼技術部部長。在鬆風時的前輩北大路季先生也加入其中。195941日,京都陶瓷的成立紀念典禮在中京區西京原町的總部舉行。宮木社長親自點燃電子爐,象征著充滿希望的開始。

那一晚,公司的幹部齊聚一堂,舉辦了慶祝公司起步的小型宴會。我在那裏致辭說:“雖然現在我們租借宮木電氣的倉庫進行創業,但不久我們一定會成為原町第一。成了原町第一,我們就會瞄準西京第一。成了西京第一,我們直指中京區第一。接下來是京都第一,實現了京都第一,還有日本第一。成了日本第一,定然要做世界第一。”我像是夢囈一般,描繪著自己的宏圖偉業。既然做了,目標就要越大越好。

在我去京都陶瓷上班的路上,有一家生產修理汽車用的扳子、活扳手等工具的公司。當時汽車產業方興未艾,這家工廠也呈現出一派繁榮的景象。我剛剛創辦公司,經常是早出晚歸。每次經過那家公司時,總能聽到鐵錘聲響,看到到處火花四濺,工人正敲打著燒得通紅的鋼鐵製造扳手。雖說我們要成為西京第一,可是隨意看看周圍,就有這樣從早到晚叮叮咚咚響個不停的公司。我當時就一種直覺,單是超過這個鄰居就很不容易。

 而且,在中京區有島津製作所、日本電池等大企業,無法想象要超過他們需要花費多長時間。我們胸懷遠大的目標,每一天都是竭盡全力的度過。拚命地完成訂單,甚至沒空考慮明天的事情。說實話,那時並沒有將公司做大的戰略藍圖。

盡管如此,我還是一直在說“早晚要成為世界第一”,隻要喝酒,必定會像念經似的說“早晚要成為日本第一,世界第一”。雖說這樣是為了鼓舞士氣,但這也是我自己強烈的願望——總有一天要讓我們的公司名滿天下。起初,大家隻當做耳旁風,心想:“他們又開始了”。聽了幾回,幾十回後,開始逐漸地當回事兒了。我就是要說到大家的心裏去:“雖然現在工廠很弱小,但我們要誌存高遠”。

幸運的是,鬆下電子工業向我們大量訂購了電視用的鎂橄欖石陶瓷製品。可是,由於設備和人員有限,而且很多員工技術尚不熟練,在步入量化生產的正軌之前,我們吃盡了苦頭。

日複一日通宵達旦的工作讓大家疲憊不堪。大家認為如果這樣下去的話,也許能撐到一周或十天,但無論如何不能太長久。也有人勸我說:“這就像馬拉鬆,應該合理調配節奏。”對此我是這樣回答的:“一個新人怎麽會有閑暇去考慮——這是個漫長的旅途,我要慢慢走。我們在整個業界的馬拉鬆比賽中,是最後一名起跑的,毫無疑問是個業餘選手,全力奔跑還不知道能否追得上。或許拚命跑也未必能有勝算,但我們也應該在開始的時候,就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跑!”

早會的時候,我都會鼓舞員工:“如果你拚命地度過今天,自然能夠看到明天。如果拚命的度過明天的話,就能夠看到下一周。如果拚命度過這個月,就能看到下個月。如果拚命度過今年的話,就能看見明年。重要的是盡全力對待眼前的每一個瞬間。”

就這樣,我們心無旁騖地堅持了一年。結果,銷售額達到了2600萬日元,淨利潤300萬日元。據說宮木社長和西枝先生都已經做好了前幾年填補虧空的打算。第二年,銷售額和利潤都呈現倍增的勢頭,但是,當全公司團結的成果和自信快要顯露出來的時候,我們卻意外地遭遇了年輕員工的反抗。

 

    縱觀AG亚洲集团機械多年發展曆程,目前恰逢三次創業,我們所麵臨的諸多問題,最根本的原因和最集中的體現,就是員工的思想,我們缺乏像稻盛和夫團隊一樣能夠歃血為盟的凝聚力,大多數員工安於現狀,未曾想過我們AG亚洲集团機械在楊林工業園區中的地位,未曾為AG亚洲集团機械在嵩明縣的地位感到擔心,未曾考慮如何將AG亚洲集团機械發展壯大,使我們的主業成為楊林第一,嵩明第一,甚至昆明第一。或許大家會覺得這個事情是公司領導層該考慮的問題,但是,一個企業的發展和壯大,離不開每一個崗位踏實認真的工作,把心思集中到自己當前的本職工作中來,聚精會神,全力以赴,發自內心,並用格鬥的氣魄,以積極的態度極度認真對自己的工作,我們堅信AG亚洲集团機械會越來越好,我們的主業會成為楊林第一,嵩明第一,昆明第一,以後我們還要做雲南第一,全國第一。


稻盛和夫

稻盛和夫,1932年出生於日本鹿兒島,鹿兒島大學工學部畢業。27歲創辦京都陶瓷株式會社,52歲創辦第二電信,這兩家公司又都在他的有生之年進入世界500強,兩大事業皆以驚人的力道成長。 稻盛和夫的釋義是涵蓋了生活態度、哲學、思想、倫理觀等因素人格。他建議領導者的選拔標準是德要高於才,也就是居人上者,人格第一,勇氣第二,能力第三。他指出熱愛是點燃工作激情的火把。無論什麽工作,隻要全力以赴去做就能產生很大的成就感和自信心,而且會產生向下一個目標挑戰的積極性。成功的人往往都是那些沉醉於所做事的人。

聯係我們

Contact Us

電 話

138-8801-7772
0871-67971486

郵箱

ynjx2018@163.com

官方微信